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一代权臣_ 089 岂容他人安睡

时间:2021-07-06 15:3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笔讷小说一代权臣 089 岂容他人安睡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仪之见许容不管心中是否服气,嘴巴上却已是切切实实落了下风,便抬手虚扶一下,说道:“在下却有一件紧要事情,想请先生去做,不知先生是否乐意?”

    许容听了,赶忙答道:“愿意,愿意,只恐这桩事情学生不能胜任。”

    秋仪之笑道:“先生又过谦了,这事怕只有先生才能胜任。”

    他怕许容又要谦逊推辞,便紧接着说道:“我县虽也在江南鱼米之乡,然而县内山地丘陵甚多,水网也颇为密集,耕地多为零星小片,权属甚是模糊。又加之今年皇上登极以来,鼓励农桑,县内百姓开垦出了大量荒地,土地面积便更加难以计量。因此,在下想劳烦先生,将我县治下所有土地面积、权属、贫瘠等逐一丈量登记清楚,也好为将来施政打下基础……”

    许容听秋仪之滔滔不绝地说,心中却在暗想:这分明是将我远远地支使出去嘛!然而他方才答应得太早太干脆,现在已然没有回还余地了!

    只听秋仪之继续说道:“这件事情虽然琐碎,却是关系到本县长治久安的一桩大事,非先生这样的大才子去办不可。只是本县文风不盛,识文断字的人也不多,还请先生就着这桩事情尽管去物色几个。”

    说着,秋仪之便从袖中掏出两锭金子递到许容面前,又接着说道:“这两锭金子少说也有二两,足够先生半年的幕筹,还能置办一些笔墨纸砚之类用品,礼聘两个帮手。至于先生的住处么,我看赵成孝为先生找的房屋就甚好,先生常住在此处也并不委屈……”

    秋仪之一直絮絮叨叨地说,说到“先生还有什么为难之处,只管到我这里来说”,这一篇文章才算做完——而那许容已被他说得愣在原地,张大着嘴巴说不出半句话来。

    秋仪之见许容这般痴痴傻傻的表情,心中觉得滑稽,却强忍着不笑出声来,只莞尔一笑道:“好了,在下从金陵带来的细软甚多,还要整理整理,到时衙门里头乱成一团,实在是见不得人,这几日就不劳先生过来点卯了。”说罢,头也不回地就往衙门里头走去。

    众人见了,便赶车的赶车,搬运的搬运,跟着秋仪之鱼贯进了山阴县衙门之中,只留下孤零零一个许容站在县衙大门之前,不知方才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将这许容打发之后,秋仪之心情大好,命众人将随身行李随意堆放在县衙大堂后边的院子里,也不用立即整理,先饱餐一顿再说。

    众人因之前路遇劫匪,之后路程走得甚是紧张,到达县城之后更是疲乏不堪,故而听到秋仪之这项命令便十分高兴。

    秋仪之之前在金陵城中好好敲诈了无数想托门子的官员一笔,现在虽称不上有钱,手头却也是富裕得很,便拿出几十两银子交给厨艺超凡的吴若非,让她居中指挥,去酒楼订购酒席也罢、采买食材亲自烹饪也好,总之要置办起几桌席面,让手下众人也好一饱口福。

    吴若非拿了银子,在山阴县衙前后走了一圈,进去厨房看了看,又抬眼望了望天色,便对秋仪之道:“公子,我看县衙里头就甚是宽敞,瞧这天色也不像会下雨的样子,不如摆几张桌子在院子里,我再露拙给大家做几样菜,请大家品尝品尝如何?”

    吴若非既有兴致下厨,秋仪之已是喜出望外,自然就没有拒绝的理由,连声道“好”。

    于是吴若非便一条条发号施令起来:先取出笔墨开了一张清单,因杨瑛儿、杨巧儿两姐妹对县城熟悉,便让她们去市场内采买食材;又叫赵成孝带领手下几个亲兵,将桌椅板凳在院子之中摆放齐整。

    守在一旁的温灵娇见众人都出去办事去了,心里不免觉得有空落,便主动走上前去,轻声说道:“吴小姐,你看他们都走了,唯独我在这里,不知我有什么好帮忙的呢?”

    吴若非听了,掩嘴笑道:“温小姐不要着急么。我下厨也需要正需要两个帮手,秋公子、林先生还有尉迟姑娘都粗手粗脚的,怎么得了?我留着温小姐和荷儿姑娘,就是想要请两位来给我打个下手。还不知怎么开口呢,却不料小姐主动过来问,正合着我的心意。只是不知小姐可否愿意屈就,帮我做些粗贱活计?”

    温灵娇听了,忙不迭地点头。

    一旁的秋仪之见到这副情景,也是不禁钦佩万分:这个吴若非,在佳丽云集的金陵城中能够炙手可热,除了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之外,为人处世也自有她的手段,没几句话就让人心悦诚服,有如沐春风之感——也难怪文人骚客对她倾慕不已;也难怪富豪高官为她一掷千金;也难怪青楼老鸨为她开出三十万的赎身银子……

    温灵娇见秋仪之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吴若非看,哪里知道他心中正心潮起伏,却嗔道:“你看什么呢?摊着两只手就等着吃。”

    秋仪之却知道温灵娇心中想法,只笑道:“在下只是觉得吴姑娘这样发号施令颇有法度,若不是巾帼而是位须眉,想必功名定然不在我之下。”说罢,便笑起来。

    林叔寒也帮腔道:“没错,杀伐决断,不逊七尺男儿,林某也是十分佩服的。”

    吴若非听他们一搭一档越说越来劲,便也笑着骂道:“你们两个大男人不干活就算了,还在说风凉话,信不信我给你们的饭菜里头一人撒一把泻药,让你们还敢聒噪!”

    “好,好,算我怕了你了,我们这就退下,让你们几位闺阁在此大显身手可好?”林叔寒说罢,便一手拖着秋仪之往县衙外走去,口中又道,“我方才进城之时,见县城外几座山峰不高不低,绿树娇艳欲滴,正是一道美景,不如大人这就陪我去看看?”

    秋仪之也道:“不瞒先生说,在下甫至此县之中,就乍逢大事,这附近景色还没好好欣赏过。也不妨趁此良辰前去看看,或许林先生还能做几首好诗,让在下品鉴品鉴呢!”说罢,便同林叔寒联袂而出。

    他两人却也并不出城,就势登上山阴县城本就并不高大的城墙,往西南方层层叠叠的山景望去。

    却听林叔寒说道:“秋大人虽然出身贫寒,然而身份却尊贵无比,不知怎么,竟会同温灵娇这个邪教圣女有这样瓜葛?”

    秋仪之听了这话,才知道林叔寒邀请自己来观赏山景,其实醉翁之意并不在山水之间,于是答道:“我就知道先生会有此一问,我也是迟早要向先生问计的。现在旁边没有外人,正好同先生详细说说。”

    于是秋仪之就将自己如何同温灵娇在广阳城中相识,一直到讨逆之役前夕两人分别的过程,同林叔寒详细说了——只是其中他通过温灵娇借助天尊教的力量,将当时还是幽燕王的皇帝从天牢中救出的事情,关系到当今朝廷的根本,便略过不说了。

    林叔寒听得十分认真,一面听,一面点头道:“天尊教虽然教义乖张,但能绵延数百年,也并非全无道理。就仅看温灵娇这样一个弱质女子,她的见识本事,就已不在须眉之下,还不知她的兄长,也就是天尊教的教主,是何等样神通广大的一个人呢!”

    秋仪之叹口气说道:“此人神出鬼没,我只知道此人似乎对天下大事掌握得极为透彻,却不知其以何等身份隐藏,更不知其现在身处何处,诚可谓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林叔寒点点头:“大人方才说,温灵娇是受了他兄长指派,前来江南办事的,却又不知她此来所为何事?”

    秋仪之凝眉道:“这又是一件怪事。温灵娇说她得到消息,说是江南天尊教近些日子传播甚广,然而教主却未部署传教事宜,要来查查到底是何人在冒充教主身份,自作主张。”说着,秋仪之又补了一句,“这事情是温灵娇告诉我的,里头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又隐瞒了多少,我也不太清楚,林先生就参酌着听罢。”

    秋仪之说罢,林叔寒蹙眉沉思了半天,这才摇着头说道:“即便是温灵娇没有向大人撒谎,这里头的事情也是扑朔迷离,难以定夺。”

    秋仪之又点头道:“我也正为此事忧愁不已,还想问问先生,是否知道江南天尊教活动的线索?”

    林叔寒摇摇头,说道:“天尊教教义荒诞不经,林某认识的人,不管是真道学、还是假道学,总也是读圣人语录长大的,确实没有听说其中有人会去信仰什么天尊教……”

    秋仪之听了,抬手用力挠了挠头,长叹口气说道:“这也难怪。在下也曾跟着几位兄长办理过天尊教逆案。其中的信徒,除了少数骨干之外,都是些吃不饱饭的穷苦百姓,或是为富不仁被人抓到把柄的商人。别说是正经读书人了,就是渔樵耕织的良民也是极少的。倒是在京城的青楼妓院里头,有不少托身于邪教的——那个受了殷泰的雇,要来杀我们的顾二娘就是其中一个。”

    正说话间,却见吴若非一步一挪地爬上城墙,笑着对两人说道:“秋公子这里果然是一片风水宝地,城外就是青山盛景,难怪先生能观赏这么长时间。底下饭菜快要做好了,就等二位过去,就能上桌。”

    秋仪之答应一声,就要招呼林叔寒下城墙去吃饭。

    却听林叔寒说道:“若非,你在秦淮河畔认识的人多。我想问问你,做你们行院生意的人里头,有没有信奉天尊教的?”

    吴若非听了一愣,说道:“好端端的,你怎么问起这话来了?”

    林叔寒冷冷地说道:“你忘记了么?同我们一同来的这位温灵娇——温小姐,就是天尊教里头了不起的人物!”

    吴若非听了,似乎如梦初醒一般:“哎呀!怪我怪我。当时在山林里头说话,我还模模糊糊的,又见这位温小姐也是天仙般的人物,居然忘了她圣女的身份,在整个天尊教里头也是数一数二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