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喵仙君_ 32.三二

时间:2021-06-11 16: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青色羽翼小说喵仙君 32.三二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此为防盗章, 订阅满50%可见章节,不满24小时后可见

    金丹期弟子眼珠一转,上下打量着楚星渊干净的衣衫, 通过了升仙路衣服上竟然一点灰尘都没有……

    “师兄, 升仙路上来的都是九死一生, 身上满是伤痕,往往要在执事堂养十天半月的伤, 这小子就算有伤,也不会有人怀疑吧?”一个内门弟子给金丹期弟子传音道。

    这话正中金丹期弟子下怀, 他伸出手道:“这位师弟, 升仙路凶险异常, 虽然师弟看起来没什么外伤,但安全起见, 还是由师兄我来看看师弟身上有没有暗伤吧。”

    说罢将手探向楚星渊的肩膀,打算用巧劲儿在楚星渊的经脉内留下暗伤,若是能伤了灵根就最好了,日后楚星渊修炼再难有进进境,还谈什么亲传弟子。

    楚星渊太了解金丹期弟子的想法了, 前世他在这人手中吃了不少亏,当然,元易长老让楚星渊吸收其他人灵根时,楚星渊选择的第一个对象正是这金丹期弟子林夕然。

    若不是见到仇人, 楚星渊也不会才到天一派便如此嚣张。

    他一动不动, 看着林夕然的手掌拍在自己肩膀上, 真元试图探入他体内,此时那身黑衣散出淡淡的宝光,猛地将林夕然的劲力反弹回他体内。

    林夕然被仙器反噬,突然喷出一口鲜血,仰天倒在地上。楚星渊立刻一脸善意地蹲下身,双手用力拍林夕然的胸口,大声道:“师兄、师兄你怎么了?是不是修炼出了什么岔子,走火入魔了吗?”

    趁着拍胸口的功夫,将一股邪道真元注入林夕然的经脉中蛰伏着。

    其余弟子一见林夕然晕倒,哪还有心情教训楚星渊,几个人推开狂拍林夕然胸口的他,将人抬起来,纷纷祭出法器,飞向执事堂。

    楚星渊见众人都走了,还伸出手在后面喊:“众位师兄,等等我啊,执事堂怎么走啊!”

    见大家都消失了踪影,楚星渊微微一笑,伸手摸摸怀中一直乖乖趴着的小猫的头,还顺手捏一下小耳朵。

    仙君耳朵弹了弹,不悦地“咪嗷”一声,警告楚星渊,仙君的耳朵可不是随便摸的。

    “仙君,我有一事相商。”楚星渊趁着四下无人,客气地对小猫道。

    “咪?”小猫偏偏头。

    “仙君方才有没有发现,那金丹弟子的手虽是碰到我肩膀上,可眼中有恶意,该不会他真正想拍的是仙君你吧?要知道仙君容貌定是三界翘楚,无论道体还是本体,都貌美无匹,容易让人觊觎,我真的是很担心。”

    乌衔云想起过去他端坐玄云峰时,路过的小仙无不被自己的风姿所迷惑,认为楚星渊说的话相当有道理,毛绒绒的脸上满是严肃,郑重地点点头。

    楚星渊心中痒痒,却不得不绷着脸继续以商讨大事的语气道:“仙君风姿过人,等我拜入天一派后,定然会有人想要抚摸仙君,对仙君无礼。我只是个筑基期的弟子,要是有什么金丹元婴化神期的师兄、长辈想要摸仙君可怎生是好?”

    “咪嗷!”小猫不悦地叫了一声。

    【本君是他们随便摸的吗?】

    “当然不是,”楚星渊竟好似听懂了小猫的话一般接话道,“仙君身姿哪是旁人能够抚摸的,我是被仙君选中伺候,才有幸能够碰触顺滑的皮毛,这是仙君的恩赐,其他闲杂人等都是痴心妄想。”

    “咪喵~”被顺毛的小猫骄傲地抬起头,赏赐般地蹭蹭楚星渊的胸口。

    楚星渊心中涌现出一种奇怪的感情,好似有根羽毛在狠狠地挠他的心,让他想要将脸贴在小猫身上蹭个够,并亲一亲小猫毛绒绒的脑门。

    也正是因为这种感情,才让身为魔尊向来高傲的楚星渊能够恬不知耻地说出那些谄媚的话,只为骗小猫一个奖励的蹭蹭。

    果然是仙界高人,什么魅术都不用便能将心志坚定的自己迷得神魂颠倒,拜倒在仙君的小白爪之下。

    “可我身份低微,为了阻止旁人碰触仙君,是需要想一些办法的,只是这办法可能会稍稍有损仙君的尊严,到时若真发生了这等事,我胡说八道的时候,仙君请莫怪。”

    “咪喵~”小猫跳上楚星渊的肩膀,用柔软的爪垫碰碰他的脸颊,以示宽容。

    楚星渊控制住自己想要把爪子抓过来亲一口的冲动,缓步走进天一派大门。

    他清楚执事堂的位置,却偏偏没有走向那里,反而好似迷路一般走向天一派护山阵法外的小山去。

    那小山没有多少灵气,也不在阵法保护之下,极少有人在此处修炼。但它胜在风景秀丽,既在门派中又不再阵法中,没有那么多束缚,是不少动了凡心的天一派弟子表白之处。

    曲北捷前生就在这里拒绝了不少仙子的示爱,表示自己一心向道,并无与人结成道侣的想法。

    而这不过是曲北捷的托词罢了,事实上他日后入了魔尊之后,可找了不少炉鼎,他拒绝那些女性修者,只是因为她们的身份不好下手,沾上了就要负责而已。

    楚星渊选择这条路,一是因为他现在不是天一派正式弟子,没有师门信物,普通的筑基期少年贸然闯入会迷失方向,甚至还有可能遇到阵法中的陷阱。楚星渊前世在正魔大战之时已经将天一派护山阵法摸透,进入这里犹如自家大门一般自然,不过现在他不能引起天一派长老的怀疑,当然不会走进去。

    二来便是在此处有可能遇到拒绝仙子们的曲北捷。

    曲北捷大部门时间在天一派攀云峰修炼,来到小山的次数实在是寥寥无几,楚星渊也不过是碰碰运气罢了。连重生、遇到仙君这样的事情都能被他碰上,楚星渊自信今生的自己运气还不赖。

    事实证明他运气确实好,才走了没几步,便远远看见一男一女在小树林中对话,从衣饰望去,男子是攀云峰的亲传弟子,女子则是素衣派的女修。

    攀云峰能被人叫到小山表白的年轻亲传弟子,似乎只有曲北捷了。

    楚星渊暗暗一笑,轻轻一跃悄无声息地跳到树上,躺在树枝上望着这对男女。

    他的动作很轻,不过落在树上故意泄出一丝气息,曲北捷面色不变,原本拥抱女子的站姿也没有变,只是用手轻拍女修的后背,柔声道:“师妹的心意我以明了,只是北心向大道,无心情爱,只怕要辜负师妹的一片心意了。”

    素衣派的女修脸色顿时变得很精彩,方才她示爱之后,曲师兄明明深情地拥抱了自己,她投入师兄温暖的怀抱中,还以为曲师兄回应了自己的感情,谁知师兄突然气势一变,柔情化为冷意,自己就这么被拒绝了。

    她不知自己是逃过了一劫。

    楚星渊记得这名女修,当年自己十八岁刚刚拜入天一派门下时,发生过一个素衣派女修被魔修采补虐杀后丢到天一派山脚下的事情,正是此人。楚星渊那时不过是个外门弟子,此等大事与他毫无干系,只是在外门弟子聊天时听过她的名字,当时师门还传令所有弟子,不管是女修还是相貌好的男修,那段时间都不能随意下山,在天一派和素衣派找到凶手前,大家一定要小心谨慎,莫要被人盯上。

    后来是曲北捷在魔道著名的元婴期采补老魔的弟子身上发现了死去女修的饰物,断定是那弟子掳走了女修,老魔采补后,便将女修又丢在天一派山脚下。

    因这件事,素衣派倾巢出动追杀老魔,老魔洞府被破,只能血遁逃走,拜入魔宗,受魔宗庇护才逃过追杀。

    有趣的是,楚星渊成为魔尊后这老魔还活着,在魔宗地位不高,经常骂骂咧咧地说不知是哪个龟孙子做事不敢当诬陷了他,害得他洞府被毁,过上了寄人篱下的日子。

    前世楚星渊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至死也不知道真相。今生在看到曲北捷与女修相拥后,他突然明白了。

    难怪曲北捷在天一派时是端方君子,从不近女色,到了魔宗后却一改作风,与魔宗不少女魔有露水姻缘,还受过下属献上来的女子。

    那是楚星渊只以为曲北捷是从正道堕入魔道,一时受不了这个刺激才会性格大变。现在想来,曲北捷只是不再隐瞒了而已。

    楚星渊刻意发出声音,是因为一个筑基期少年的功力不可能隐瞒住曲北捷,同样也是为了救这女修一命。

    他不在乎旁人的性命,但能让曲北捷不开心,他便很乐意去做。

    女修哭着掩面而去,曲北捷转身,抬头看向楚星渊藏着的树,朗声道:“阁下可是看够了?”

    楚星渊“呵呵”一声,抱着猫从树上跳下,山风撩起他的衣衫,一个英俊悠然的抱猫少年翩翩落地。

    楚星渊容貌生得极好,就连向来自诩君子的曲北捷都比之不急,被少年俊朗的容颜晃了下,愣了愣才道:“在下曲北捷,不知这位师弟是何门派,可否将此事保密,北倒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却不想坏了女子名节。”

    金丹巅峰的曲北捷,竟然对筑基期的楚星渊拱手弯腰,好似只为了那女子的声誉,当真是君子世无双。

    楚星渊却嘲弄一笑,天下伪君子,曲北捷认第三,第一第二的桂冠都无人敢领。

    “我吗?”少年俏皮一笑,手掌在小猫柔软的身体上轻轻抚摸,“我叫楚星渊,应该是天一派弟子吧,师兄又是哪个门派的?”

    “天一派?”曲北捷当然能够一眼看出楚星渊是筑基期,“天一派竟然出了个这么年轻的筑基期师弟,北竟然不知?敢问师弟是哪位师长门下弟子?”

    能这么问,自然是觉得楚星渊是内门弟子了。十二岁的筑基期闻所未闻,就连曲北捷这样不世奇才,也是十八岁才筑基的,身量已经是成人,不像楚星渊,明明白白是个少年。

    “我今天才从升仙路上来的,一个师兄刚刚恭喜过我就晕倒了,被其他师兄抬到执事堂,”楚星渊忍着恶心装出一脸天真的样子,“我也想跟到执事堂,却不知怎地,走着走着就到这里了。”

    曲北捷了然一笑:“那是因师弟没有天一派信物,被阵法中的迷阵引到这里来了,我这就带师弟去执事堂。”

    曲北捷笑得亲切,实际上内心已经开始嫉妒楚星渊了。楚星渊要是世家子弟,他还可以认为楚星渊是某个小世家穷尽家财培养出来的子孙,倒还能够接受;可他竟然是升仙路上来,也就是意外得了功法自行参悟的散修,这天资可谓相当惊人了。

    偏偏已经有人见过他不能下杀手,曲北捷只能将人带到执事堂。

    执事堂的长老元清是化神期,刚拜入门下时是外门弟子,服用筑基丹筑基,自知无法堪破大道,便做了执事堂长老,处理些俗事。他功力在诸位长老中最低,也没有突破的可能,却因执掌执事堂在门派中很有地位,也算是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是个极为明智之人。

    此时他正带着人为林夕然疗伤,巡山弟子中一人看到跟在曲北捷身后的楚星渊立刻大声喊道:“师叔,就是他,林师兄就是碰了他之后才受内伤的,就是这个妖人!”

    元清的真元在林夕然体内运转一个周天后,林夕然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他这才收回手看向楚星渊。

    而现在,楚星渊眼前只有一堆断壁残垣和被压死的尸体。

    几个小镇的衙役正在指挥民夫清理现场,一个衙役叹道:“这场地震真是太惨了,整个沈家就这么毁了,从家中主母到家仆,竟然一个活人都没有。”

    楚星渊:“……”

    楚家先祖当年选址的时候是查看过这附近的风水的,怎么可能将家族建立在一个容易地震的地方。而且这场地震只砸了一个沈家,旁边两座山倒是分毫无损,怎么可能。这分明有修真者用法力摧毁了沈家,可是前世根本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今生……

    今生唯一的变化就是他重生而来,顺手救了个猫。

    还是一只很有钱的猫。

    楚星渊反应不慢,他立刻闪到无人处,从衣袖中取出睡得正香的小猫,拎着他的后颈在空中晃了晃,叫醒了小猫。

    “咪嗷~”睡得正香得仙君被人吵醒后,不悦地在空中挥了一下爪子,却因为被楚星渊拎起来而挥了空。

    他睁开眼,见自己竟然被仆人无礼地拎着,对着他愤怒地叫了一声。

    楚星渊拎起小猫本是方便与他对视,现在发现小猫这样不舒服,便立刻将他放在旁边的石块上,自己则是蹲下身,与小猫平视。

    “我们接下来要说的话很严肃认真,由于你不能说话,便由我来猜,若是猜对你就叫一声,猜得不对你便叫两声,我相信你是能够听懂我说话的,对吗?”楚星渊正色道。

    “咪~”本君当然能听懂。

    “那好,”楚星渊点点头,将手指向后山,“这个后山之所以会看不到,是因为你用这块玉佩中的法宝藏起来了吗?”

    “咪~”

    “那沈家变成一片废墟,与你有没有关系?”

    这个小猫就不知道了,他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睛迷茫地看着楚星渊,沈家怎么了?

    见小猫不知道,楚星渊叹了口气道:“似乎是发生了地震,沈家全都毁了。可是沈家上到家主下至家仆,全都是练家子,若真是普通的地震,他们定然能够逃开的。之所以造成这么大的伤亡,一定是因为被什么压制住了修为,这才会被压死,到底是什么?”

    仙君不能说话,用爪子在地上写字也很麻烦,又脏又磨爪子,小猫想了想,从玉佩中取出了一块玉简,推到楚星渊面前。

    楚星渊接过玉简,将神识探入玉简中,顿时头一晕。

    这玉简中记载着上百种仙器,有仙器的图形、使用法诀和效力,并且注明了这些仙器中储存了多少仙力,可以用多少次,每次支撑多长时间,效力如何。而玉简的最后还注明,以上为最低级的仙器,“没什么大用”,高一等级的仙器的记载在另外一个玉简中。

    楚星渊:“……该不会,这玉简上记载的仙器,你都有吧……”

    “咪喵~”仙君骄傲地叫了一声,知道本君的厉害了吧。

    玉简中有一仙器名为“藏天钟”,未使用时是琉璃色钟型罩子,施展起来周围会天摇地动,而仙器之威足以压制得修为低的修者无法动弹,不过若是使用者并未可以向附近的修者施压,筑基期以上的修者受到的影响就不会太大。

    藏天钟号称藏天,据说若是使用者全力施展,足以藏下半个修真界,仅仅是藏起一座后山真是太轻松了。而被藏起来的地方是属于修真界的,但是却无法被人感知到,就算走到被藏起的地方,都不会察觉到这里已经消失了。

    楚星渊遥遥望去,几个衙役正在四下寻找有没有幸存下来的人,走到后山之时,轻松地踩上了原本是楚家后山的土地,丝毫没有异样,仿佛哪里本就是平地,根本没有山峰存在。

    “奇怪……这里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衙役看着周围的环境挠了挠头,“应该有什么?”

    “我怎知,”与他同行的衙役道,“我从来没来过沈家的范围,这里可是仙门大老爷的地盘。”

    “也对,我又没来过,哪里知晓这里原本有什么。”那名衙役带着淡淡的疑惑离开了。

    楚星渊深吸一口气,看来藏天钟还有影响普通人认知的力量,修真者自然能够猜到凭空消失的山是被人用法力掩盖起来,而普通人到了山脉附近,受幻阵影响,也不会记得这里原本的样子。

    拥有这等力量的仙器,居然还有数百个,最可怕的是,这数百个仙器在玉简上的描述竟然只是“下等仙器”、“法力不够时先凑活着用的”、“还有更好的”……

    将玉简还给小猫,楚星渊咽了口口水艰难道:“小黑,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不对,何方神猫?”

    仙君骄傲地“咪喵~”一声,仆人终于发现自己尊贵的身份了呢。他矜持地伸出爪子,放在楚星渊掌心,拍了他两下,示意他以后好好伺候自己。

    楚星渊:“……”

    猫说不了话,他就只能猜了。

    看了被毁成废墟的沈家一眼,楚星渊只觉得自己前世的恨渐渐变淡,原本前生他已经让沈家人万劫不复了,但心中还是存着恨意的,每每想起都是心中一根刺,不会随着他们的死亡消失。然而现在,看着这些人在小猫的“下等的、凑活着用的仙器”之下彻底消失,他突然觉得,因这种渣滓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修真大道无比艰难,实在是有些不值。

    楚星渊深知衙役没有找到尸首的沈家父子四人或许还活着,但这些人完全没有小猫的身份重要,左右他们已经跑了三天了,想追也追不上,还不如哄好小猫。只要他们还活着,日后有的是机会送他们去轮回,破解自己的心魔。

    当实力已经远超自己能够想象的极限后,过去的耻辱和仇恨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等他日后称霸修真界,想要找四个人还不容易吗?哪怕自己不动手,只要透出消息去,就有无数人会奉上他们的人头,自己既报了仇,又分毫因果不沾。

    抱着小猫离开沈家,找了个干净的客栈住下,在房间中布置下了阵法,又分了一缕神识在门外,确保他们的对话不会被人听到,楚星渊这才继续自己和小猫的交流:“莫非你来自仙界?”

    “咪~”小猫高高昂起脖子,露出脖颈和肚腹上白色的毛,软软的,看起来手感就很好。

    楚星渊忍着摸一下的冲动,问道:“我对仙界一无所知,但就算是仙界,也不可能遍地都是仙器随便大家捡吧?莫非你在仙界地位很高?”

    “咪~”吾乃玄天帝君座上第一仙君。

    没错,是座上,玄天帝君怎么敢让喵仙君坐在自己下面,喵仙君的地位必定是高于仙帝的。

    看着小猫越来越骄傲的样子,楚星渊觉得自己是猜对了,但正是因为猜对了,疑问却更多了。若小猫当真是仙界的大人物,为何会落在沈炎几人手上?而且上辈子极有可能已经被这几人虐杀了,堂堂仙界大人物,为何法力全失?

    “那您为什么会来到人界呢?”楚星渊不自觉地用上“您”的尊称,他感觉这样的说法会让小猫很高兴,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不会在小猫面前用“本尊”来自称了,而且语气越来越柔和,地位越来越低……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